当“格子军团”主帅回到故乡

新华社波黑利夫诺12月22日电 特写:当“格子军团”主帅回到故乡  新华社记者张修智、格子军团报道员王驰  22日下午的当主到故波黑小城利夫诺,天色如墨。格子军团下午3点半开始,当主到故人群如涓涓细流,格子军团从城市纵横的当主到故巷陌中渗出,向市中心广场汇聚。格子军团一个多小时后,当主到故就汇成一片壮观的格子军团海洋。  这是当主到故一片欢乐的海洋。当日,格子军团几天前率克罗地亚队在卡塔尔世界杯上获得季军的当主到故主教练达利奇,回到故乡利夫诺,格子军团与家人共度即将到来的当主到故圣诞节。6点钟,格子军团他将现身中心广场,出席故乡人为他举办的盛大嘉年华。  此前,是持续两个多小时的文艺演出。众多歌手轮番走上临时搭建的舞台,纵情放歌,歌曲主题离不开足球。在利夫诺,对足球的热爱弥漫在空气中,人们对这些歌曲都很熟悉,他们随旋律摇摆,并高声跟唱。两个多小时中,欢乐如飓风一般,一阵阵扫过人群,扫过男女老少一张张迷醉而期待的脸庞。  “现在他们为你加油。有些爱是永恒的,所以请  就像当年那样带领我们走向胜利  ……  他们在球衣上记得我,我爱你。”  深情而优美的旋律,穿透人们的心田,抒发的是对足球的热爱,对故乡的骄傲。  56年前,达利奇出生于不到三万人的利夫诺市。他在这里度过青少年时代,并与高中同学达沃卡·普诺帕达罗萌生爱情,二人牵手至今。利夫诺也是达利奇足球生涯起步的地方。2018年,他率领克罗地亚队获得俄罗斯世界杯亚军,书写了克罗地亚足球的新传奇。刚刚闭幕的卡塔尔世界杯,“格子军团”再度以强大的实力与坚强的意志,给世人留下难忘记忆。  差10分钟5点时,天空中飘下小雨。人群中有人撑起雨伞,更多的人没有伞,但没人离开,仍忘情地载歌载舞。  5点半,天色彻底暗下来,广场周围有人放起鞭炮和焰火,夜空被焰火的绯红色照亮。这一切,与歌声的旋律混合在一起,将欢乐的气氛推向新高。  6点钟甫过,在7辆摩托车的引导下,一辆车身印有达利奇彩色半身像的大巴缓缓驶来,在接近广场舞台处停下。车门打开,身着深蓝色帽衫、牛仔裤的达利奇走下车,立时被淹没在欢呼的人浪中。  走上舞台后的达利奇,发表了简短而动情的致辞。致辞中洋溢着对故乡的礼赞,更多的是对故乡年轻人的祝福与激励。利夫诺与波黑其他地方一样,离开故乡、到西欧国家去打工,是年轻人中流行的人生选择。达利奇希望,任何时候,年轻人都不要忘记自己的国家。  “我希望年轻人能以克罗地亚队的球员为榜样。他们在生活中全力拼搏,赚到了钱,但当他们为国家效力时,仍然带着巨大的激情和情感。”  达利奇现身说法,倾情鼓励年轻人:“我可以做你们的榜样。我来自利夫诺,一个小镇青年,曾经两手空空,但我始终相信自己。如果你行动起来,永不言弃,总能实现你的梦想!我从不羞于说自己来自小城利夫诺。”  人群中掀起掌声与欢呼的风暴,许多人眼中闪烁着泪花。  随后,达利奇走下舞台,在舞台一侧接受媒体的采访。  记者挤到他身边,获得提问的机会。见记者身材矮小,达利奇立刻体贴地弯腰近70度,回答了每个中国记者此刻大约都会提出的问题:中国有许多球迷喜欢克罗地亚队,他们希望中国队有一天也能取得像克罗地亚队那样的成绩;他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实现这一梦想?  周围的声浪震耳欲聋,达利奇概略地回答了这一问题:“我知道中国足球对成功的渴望,中国队已经有了了不起的目标,他们仍然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需要做很多事情。”他同时坦率地表示,自己接到过不少中国足球俱乐部的邀请,但目前更希望留在这里,与自己的球迷在一起。  “或许将来,我会去中国。”达利奇说。  “对你来说,利夫诺意味着什么?”记者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对我来说,故乡是永恒的家园,魅力长存。我生于斯,这里有我热爱的人民,我绝不会说她的不好。或许有人离开故土后再不回头,但我总是会回来,我为她感到骄傲。”达利奇说。  热爱总是相互的。达利奇爱故乡,故乡人也爱达利奇。他们来到广场,不是为了追逐名流,而是表达对这个情系故乡的人的爱与敬意。  “达利奇意味着很多东西。他从小镇走向世界,他热爱家乡,他热爱家人,这些都很感人。”刚刚高中毕业,正在学习德语、准备去德国找工作的安尼斯对记者说。记者与广场周围的警察、咖啡店服务生聊起达利奇时,得到的都是类似的说法。  一天前,记者在利夫诺小巷闲逛时,偶遇胳膊上夹着一本德语书的安尼斯。正是他,闲聊中告诉记者达利奇回到利夫诺的消息,使得来此地采访中国电建的风电项目的记者,意外地获得了一次震撼的体验。  希望带着达利奇的祝福与激励,利夫诺的青年人都有美好的未来。

托尼·克罗斯